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一代玉女陈玉莲成名时就是下台时图

2018-10-30 00:03:46

一代玉女陈玉莲:成名时就是下台时(图)

陈玉莲  她,是周润发绝口不提的“莲妹”、是刘德华公开声明的“暗恋”对象。她是陈玉莲,人如其名,像玉石般圆润,那股倔劲儿也如玉磐般坚不可摧。她塑造过一系列经典无法超越的角色,她出演《新天龙八部》之后,马上有影迷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来形容她,之后无论是与刘德华对戏《神雕侠侣》,还是和黄日华搭档靖哥哥和黄蓉,宠辱不惊永远是她示人的常态。如今,经历了一次不如意婚姻的她,阔别娱乐圈14年的她,重新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她变化了,带发修行是她未来的生活,不变的是,不论何时,她仍然坚定自己的选择。

对话人 刘倩(驻京) 录音整理_实习生 樊晓泳

陈玉莲

香港女演员,1960年生。16岁参加TVB艺员训练班,代表作有《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新天龙八部》、《倚天屠龙记》、《绝代双骄》等。1993年退出演艺圈。息影14年后复出,2008年与刘松仁(微博)合作拍摄《原来爱上贼》。目前主要从事义工工作,带发修行,亦参加慈善活动及主持电台节目。

机缘巧合

“进TVB训练班是念书念不下去了”

出生在香港调景岭的陈玉莲,从小成长在乡下,她没有演员梦,年少时与娱乐圈的近距离接触也就是帮大姐打工的杂志社拍时装照。她决定考TVB训练班,还是念书念不下去的迫不得已,因为实在想不出该做什么,总不能失业吧?这份出身,让陈玉莲在被人熟知的辉煌期,都能拎得清自己。

陈玉莲:机缘巧合,就是因为念书不成,真的是因为念书念得不好,明知道念书出来也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哎呀,我说起来才发现,我当初选择参加TVB训练班的动机跟现在做的那个慈善很吻合,我在招一些念书念不成的小孩帮我做慈善。

陈玉莲:不支持,除了我大姐。大姐以前也是在报馆里面做杂志的,所以她接触这一行的人比较多,可是父母就很不了解这一行。我爸以前是军人,他们觉得娱乐圈是比较复杂的,尤其我们当时是住在香港乡下的,所以他们的感觉就是,如果我跑出乡下这个小地方,好像很容易就会学坏,我父母当时都不赞同我去学演戏。

陈玉莲:对,就是谭家明导演的戏,那时候他是蛮出名的一个导演,他说《13之弑父》这个角色像我这么倔强。

陈玉莲:不是,他们那时不是这么想,你现在这个用词太好了,他们就是说我比较倔强嘛。他说那个角色蛮适合我的,所以就找我演。我那时候其实还没念完训练班,我就是因为拍了谭家明导演的这个电视剧,没有去考的一个考试,导致无线电视台训练班我没有具备毕业资格,是真的就考不上了。

陈玉莲:理论、演戏、唱歌什么都要。我们那时候是念一年,到后期的时候,谭家明导演他们才能找我拍电视剧,后来很多考试我都跳过去了嘛,所以无线电视台就说“陈玉莲那个人都不来考试,好拽”。他们不看你那时候在做什么,总而言之就是不签。我跟吕良伟是同一期的,吕良伟也也没有签成。而且在唱歌方面我很弱,唱歌训练口形我都用吃鸡蛋来训练的。记得考试时老师让我唱个什么歌,我就说我不会唱,我真的,当时就是很倔强的那一种,所以谭家明就说《13之弑父》那个角色很像我,就是做我自己。

陈玉莲:其实没有这么晚,在训练班的时候我爸爸就知道我已经决定要念训练班。所以他那时候不支持也算是半支持啦。有时候我爸爸其实会自傲,但在背后为我做很多事。那个时候我们是住在山区的,车开上山只会停在山顶,但我们家正好在山腰,从山顶走下山腰要差不多走半个小时。我爸爸知道我晚上很晚才回来,他就会在山顶接我。

陈玉莲:我爸会评价我演戏不好,形象就不错。我真的没有这么多的绯闻和这么多的嘛,他们也只能评价我是演得好还是不好,说得多的一句就是“为什么你演这个戏不投入呢?后来我发现其实我有改变自己演戏的方法,但那个时候的我已经离开无线电视台到亚视了。当时有一个作家叫亦舒,他就卖了一系列的小说给亚视,我就拍了其中有一部叫《玉梨魂》,这个戏我感觉我是有一点进步的。

玉女陈玉莲留下了一系列的经典古装形象。不管如今她的境遇如何,她曾经的玉女角色都让人无法淡忘。

玉女

“《新天龙八部》里的陈玉莲比《神雕侠侣》里的陈玉莲更像个人”

陈玉莲饰演过的角色,她拿来比较的是王语嫣和小龙女,都说陈玉莲天生适合演小龙女,骨子里的陈玉莲却更偏爱王语嫣,深聊下去,让她在演技上豁然开朗的却是不太知名的另一部戏《玉梨魂》,打得印象深的一部戏是《舞台姊妹》。她不会对那些早已被人津津乐道的成名作大谈特谈,反而愿意谈论那些一般人记不起的片子。

陈玉莲:我感觉我跳出去了,豁出去。我豁出去的意思是我没有那个包袱了,不去在意别人怎么看陈玉莲是怎么一个人,正好《玉梨魂》那部戏里我有演年轻的、中年的、老的三种状态,所以我想那个是我已经豁出去的一个演法。

陈玉莲:对,可能那时候我的外形比较符合《新天龙八部》中的形象吧。其实如果有人说《新天龙八部》和《神雕侠侣》我喜欢那一部,我喜欢《天龙》,《天龙》里的陈玉莲感觉她像个人,《神雕侠侣》里的陈玉莲她不像一个人。

陈玉莲:那是“他们”说的,现在依然有很多朋友都说我真的很像小龙女,他们很疑惑说为什么他们找我的时候我都是在山区里,小龙女就是永远在山区里不在市中心,我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他们就说我一直入戏到今天。

陈玉莲: 其实我感觉我蛮幸运的,金庸先生的书我都能拍。

陈玉莲:我是知道我要拍了才看的。我平常对看书不是很热衷。我属于那种看书看完前面再看后面的时候,我根本都忘了前面说什么那类人。然后又要重头看一遍。你都知道金庸先生写的书人物很多的,情节是很丰富的,我怎能追得上呢,又不是念书的材料。所以真的是接了片子才看的。

陈玉莲:其实不顺利就是拍《神雕侠侣》。本来《神雕侠侣》不是找我的,是找另外一个演员。后来经过一个叫李添胜的监制,和一个叫余子明的老牌演员,他们两人跟无线电视台说,如果你们不找陈玉莲演小龙女,那你们找不到更适合演小龙女的别人。所以TVB才真正去看一下小龙女这个角色适不适合我,不然也轮不到我。

陈玉莲:李添胜我就不太清楚,因为我跟他接触不太多,可是余子明我常常跟他在一起合作做那个节目《欢乐今宵》嘛,《欢乐今宵》以前在香港蛮受欢迎的嘛,我就跟他常常一个星期见好几次面,所以他就很了解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他觉得我是不出声、很cool的这种人。

陈玉莲:都有,可是我感觉拍打戏拍得苦的是帮嘉禾拍的一部《舞台姊妹》,这是拍得苦的一部,拍到我连下床都下不了,整个腿都发软,很痛。这部戏是成家班的功底的人教我们打功夫,他们打的那些功夫比在无线电视台拍的时候那些训练严格多了。无线电视台那边呢,看见你是女孩子,有时候因为时间的问题,他们就会马马虎虎啦,这个拍不完就找个替身来吧。可是《舞台姊妹》不是,很多都是我们自己要亲身做的。

为情所伤和急流勇退

“人的成名时就是你下台的时候”

和周润发的五年恋情幻灭后,陈玉莲向银幕交出的份作品是让人大跌眼镜的《连体》,她在其中的出演暴露,有别以往的玉女形象,当时大家纷纷猜测她实在是被情伤得太重了,才会有如此出格之举。出演《连体》那段时间,她迅速和大西洋城赌场的美籍华裔高层陈超武,同时周润发与余安安(微博)闪电结婚而后离异……二十年后,陈玉莲再谈起这段经历,镇定自若,她不想排斥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也不用“很傻”这类词语来为自己开脱。只是说了很意味深长的一句话“原来那个路是不适合我走的”。

陈玉莲:那个可能就是在那个时候以为是一个突破的演出吧。那时以为是一个挑战,就接了这个戏,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不好拍的,那以后就不拍了。

陈玉莲:没有没有,没有压力,演员本来就是这样子接不同戏来拍的。以前可能就是说,哎呀,拍了这么多斯文的戏,是不是有一个改戏路的戏可以演一下呢?结果演了出来就感觉原来那个路是不适合我走的。

陈玉莲:都有问过一些人的意见才做的。

陈玉莲:只是那时我感觉拍得不好,因为可能是还没到那个程度去拍这一类的戏。那时候是也小,面对媒体的质疑不知道怎么回答。

陈玉莲:没关系,反正娱乐圈都是这么写的,不是你说的他都是这么写,写下来都说应该是这样子。

陈玉莲:呃,就是你成名的时候,人家看得起你,不过人的成名的时候就是你下台的时候。有生就有死,其实都一模一样,不要永远都看着自己那么光辉,有光辉就会有下的时候,就太阳升的时候你就一定知道太阳今天下午就会下来的,它不会,太阳不会永远停留在那个空间里。

陈玉莲:呃,没有。那个时候生活很幸福。(笑)真的真的。

陈玉莲:其实这个都是以前的事,很多时候人家问我周润发怎么样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他。那时候太年轻了嘛,有时候有些话又不知道能不能说,因为说的是周润发的事情,你能说吗?干脆说不知道那就没事了嘛。所以人家就说陈玉莲很容易发脾气啊,说话一说到这周润发就断了。所以我感觉的失望是对人,我觉得做人是不好的。所以我现在修行的这一条路就是我们不想轮回回来做人了。

陈玉莲:其实我那时候没想那么多,我只是在想,突然间为什么很多人都走了,死了呢?后来我到了娱乐圈,突然间有一天,英国的戴妃死了,给我很大震撼,我就在想,原来无论你有多红,有这么多人爱你,要你死你就死了的,那我现在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呢?应该走出去看看有什么是我需要做的事情,于是我就决定走了。

带发出家

“不是要你去争,你一定要主动”

演戏不是陈玉莲当下要去做的事情,她刚刚收到师傅交待下的一个功课—去做慈善。她认为修行就是她现在的生活,也是她的未来。这几年来,她除了到学校帮助的那些小朋友,给他们学费,做家访,还在找那些较合她眼缘的人做徒弟。她认为这是她目前要主动做的事,为了完成做慈善这主动的一步,她先是主动去向TVB邀约了戏来演,她说这也是她修行功课的一部分。她在敲一些人的门,告诉他们陈玉莲是谁,陈玉莲要做些什么事情。

陈玉莲:都没有,我是没有野心的那种人,来了就来吧,不来就不来。可是后来我想一想,这是个很错的想法,为什么?因为我们要主动一些嘛,不能老是说坐在那等人家来找你,就好像我现在啊,我现在去山区做慈善,我整个人在改变了,我变成什么呢?我去找人家了,真的把整个过程都反过来。

陈玉莲:我想是因为性格问题,我的性格就是不争,不要吵架,不要争,不要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这就是我的性格。我现在改了很多,改是为什么呢?因为我跟了一个师父,我师父常跟我说,陈玉莲啊,在这个世界上如果你太弱的话,你就是吃(亏)了,不是要你去争,你一定要主动。

陈玉莲:对,在这之前我跟我师父闭关了三年,我连我家人都没见过,我爸爸也不知道我做了修行的事情,我爸爸还以为我死了。我在上海做事的哥哥回香港跟我爸说,要把我在银行连户口的那些东西变成我哥名下的,我爸爸在门口就哭了。他说究竟发生什么事,是不是她死了,要不然为什么突然间就失踪了,我哥怎么跟他解释他都不听。其实那时候我的心真的不在家里,我感觉应该真的要做修道的那一条路,我真的要做得彻底一点。

陈玉莲:对。其实我哥哥姐姐常常发给我的短信我都有给我师父看的,师父问我要不要跟他们见个面?我都说不去,因为我感觉我自己修得不好。所以后来2008年的时候就在加拿大碰到刘松仁,他请我出来跟他拍一个电视剧,那我就问我师父,师父就说好,你出去也好,你应该看看你在这几年修得怎样,到外面有没有发生不一样,看看你的性格有没有变得好一点。

陈玉莲:其实我现在算是带发出家,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再动过凡心。

手记

将爱欲驱除体外

这次在北京与陈玉莲的专访,是缘于她出席了Bellefontaine棕榈泉会所开张仪式的剪彩活动。一头黝黑飘逸的头发,灵动的眼神,面对镜头的专业架势,让人恍惚她是否真的是在带发修行。但清晰地听到她说出那句“人就不应该再轮回了,应该祈求神把我们带走”,我的神经还是剧烈地颤了一下。这个曾经是荧屏银幕中爱的幻象,曾经轰轰烈烈爱过的她,如今已将爱情和欲望驱除出她的生活。我实在是不愿意相信,可又宁愿相信——只是她演小龙女入戏太深,一直到今天仍没有走出来……

上海到深圳物流专线
时代春树里
华润置地广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