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于幼军的“山西新思维”

2018-11-06 01:09:28
于幼军的“山西新思维” 2005年1月15日上午,山西省的人大代表以少见的全票通过于幼军当选省长。

那五百三十张赞同票把一个不会喝醋的南方人留在醋乡,目的在于让他给那个喝了多年的“老陈醋”里加进一些“南方”的调料。

于幼军说,我读懂了其中的含义。

有这样的民意,有新一届山西省委强有力的支持,于幼军放手一搏的冲动在那一刻被高度激发。

其实,从去年7月来到山西后,于幼军就没有顾忌省长职务前的那个“代”字。

他以“打扫门庭”作为解放思想的切入点,以四个月关闭近五千家非法矿点的非常气魄向传统权势发起挑战。

半年时间他跑了大半个山西,一路走一路“骂”。

他把在深圳时与网友对话的勇气带到了太行山上,把在特区时就有的危机意识也移植到了吕梁山脉。

他说山西发展再也不能耽误了。

一个煤炭大省、文化大省、旅游大省在很长的时间里却没能成为经济大省,这在于幼军看来除思想保守的缘由外,就是一些干部人在其位不想作为。

他说中部地区官本位意识太强烈,说的多,干的少,战略家多,战术家少,都是在谈大思路、大设想,但对如何去操作却缺乏研究,如此,就是有再好的思路、蓝图也只是空中楼阁、海市蜃楼,兑现不了。

因此,有过在深圳“行政三分权”改革探索经历的他,沉重地意想到打破山西烦闷的行政空气要远比他在湖南招商引资难得多。

不过他坚定地表示:从深圳到湖南,本人从不回避矛盾,从不绕道走,该碰硬的碰硬,该大刀阔斧的大刀阔斧,固然该慎重的时候我也会慎重。

有时个人利益可能会受一点挫折、损失,有时甚至被误会,都不要紧,只要是真正干事,就应该放手去干,看准去干。

短短9个月的时间,新一届山西党政班子带给山西的是全新的政治生态。

观察于幼军的执政路线,可谓是一路“向北”,从中国南端的深圳着陆中部的湖南,再到不是“东西”的山西,戏剧般的地域差异,在他身上凝结为改革空间的冲突与交锋,在中国改革渐向深入却遭受剧烈争辩的今天,追寻他的执政逻辑与路径,无疑对如何达成“新改革共识”是一个有价值的标本。

全国“两会”期间,于幼军接受了中国经济时报的专访。

空降省长的“家庭作业” 背景:从去年7月履新,于幼军在多半年时间里,马不停蹄地跑遍了11个市、68个县、10个开发区、40多个厅局。

而每天夜晚,他都要挑灯查看资料书籍,了解山西的省情。

他笑称,这是在加班赶做“家庭作业”。

中国经济时报:你到山西工作之前对这片黄土地有甚么印象?你说从深圳到湖南再到山西,是“酸甜苦辣”都要尝一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